6、钥匙不仅一把

作品:《我被小强咬了一口

    白泽深吸了一口气,时间之龙以他为中心环绕,身形迎风见长的变大,当扩大到极致的时候,时间之龙便与空间融为一体。

    随后,整个城市的恶魔,便在顷刻之间化为乌有。

    就好像是沙子被风吹动那般,瞬间沙化,然后就被带走了。

    只是一瞬间,上万只恶魔就此烟灰飞灭。

    白泽波动了时间,让恶魔在一瞬间,便度过了数百年的时光。

    没有心力,更没有人类等生物作为食粮供给,恶魔这种能量体构成的存在,也会日渐虚弱,直至彻底消散。

    只需要数十年的时光,就足够让它们的能量耗尽了,更别提是数百年的时光。

    解决这些恶魔,也只是治标不治本而已,那在空中的地狱之门投影,才是最大的隐患。

    即便是现在的白泽,其时间法则的力量,居然也无法影响到那投影,这让白泽忍不住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一日不解决地狱之门的投影,那么这一场危机,就还没有终止的那一刻。

    之前通过跟会长交谈,白泽认为解决地狱之门的关键,是在夏娃的身上,但现在看来,好像没有那么简单啊。

    接下束缚着双眼的绷带,原本黑漆漆的眼窝,在时间法则的作用下,不断变幻。

    亚当的一缕毁灭气息,停驻在白泽的眼窝之中,这对于白泽而言,是一个隐患,不过现在这个隐患白泽自己就可以解决了。

    通过时间法则力量,一点一点的将毁灭气息给消磨掉。

    毁灭气息一旦被消灭掉了,那么白泽被毁掉的双眼,自然就会自动生长修复回来。

    肉眼再度长了回来,可以用肉眼来看这个绚丽多彩的世界,还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。

    只是世界末日的光景,却不是白泽想要看到的。

    凝视着虚空,黎芳、小鬼和夏娃他们的身影,白泽完全看不到,感知世界里面,也只能感知到一阵模糊的光影而已,至于他们的具体位置还有交战情况到底如此,那真的是完全不清楚。

    虽说白泽现在在时间法则上面的造诣很高,但空间这种东西,始终不归他管,他虽然能够稍微干预一下,但那也要看是哪个空间里面。

    现实的三维空间里面,白泽可以管一管,可现在他们都不知道到了什么空间里面交战,白泽的手实在伸不了那么远,着实管不着啊。

    唉,只能默默给他们加油打气了。

    “你的眼睛长回来了!”

    李菲雅、正义和暴食几人,解决了水神和剑士便赶过来。

    一看白泽的眼睛长了回来,李菲雅心里十分惊喜。

    其实眼睛长不长回来倒也不是重点,毕竟白泽还有感知世界,生活方面完全不成问题,自然也就不需要太担心,还是防着他到处看漂亮小妞,很是省心的说呢。

    李菲雅高兴的是,眼睛长回来,就说明毁灭气息的隐患就解决了,以后不需要担心了。

    “嗯,让你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李菲雅上前,跟白泽拥抱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两个心意相通的人,自然也就不必多说什么,一切尽在不言中,对方自然都能够明白了。

    温存过了之后,就得说一下正事了,毕竟现在也不是儿女情长的好时候。

    “我的眼睛刚长回来,你的手就丢了,怎么一回事?”

    “问题不大,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嗯,也的确不必太担心,你可是要经常行走江湖的,独臂大侠更有范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这么觉得的。”

    调侃的话到此为止,白泽认真的说道:“你的手等过一段时间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倒是夫妻同心,说了一样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就好,有些事情还需要解决一下,现在夏娃、小鬼和黎芳他们在其它空间之中交战,我没办法插手。”

    “小鬼也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李菲雅倒是有点担心,两人相处了一段时间,李菲雅将小鬼当成弟弟那般看待,对于小鬼的童年遭遇,她是很心疼的。

    一向胆小自闭的他,现在居然会主动去战斗,这的确是一件让人很意外的事情。

    但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,毕竟有所改变,就是一个好的开始。

    “嗯,看来小鬼的自闭症已经有所改善了,虽然让他介入战斗有点危险,但也说不定是件好事。”

    “或许吧!

    “你担心的话,就留在这里照看一下,我还有点事情要去做。”

    “嗯,那你自己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有件事情需要你们去做。”

    这话是跟正义和暴食说的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一开始,我觉得地狱之门投影的关键,是在夏娃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那现在呢?”

    “现在……”白泽沉思了一下,“我还是这么觉得,但夏娃恐怕只是关键的一把钥匙。”

    “一把钥匙,也就是说,想要关上这个地狱之门的投影,需要的钥匙至少是两把。”

    “对,一把是在夏娃身上,一把是在神父那里,还有一把,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,应该是在夏茶的身上。”

    夏茶这一位使徒,他的行动是最少的,虽然他的能力大家都知道,但他到底能够做到什么程度,真实战斗力究竟如何,这始终是一个谜团。

    直到现在,夏茶都没怎么出现过,存在感真的很低,要不是白泽现在郑重其事的提起来,还真没几个人会想到他。

    “夏茶还好说,可神父不是已经死了吗?”

    “就是因为他死了,他是在以身殉道,用自己的死亡奠定整个灭世计划的基石,因为他一死,他的堕落领域就跟地狱之门的投影结合在一起。所以现在整个岛国,其实就是一把钥匙,但想要利用这一把钥匙,没有那么容易。”

    “老大已经过去了!”

    暴食说道。

    白泽朝着岛国的方向眺望了一眼,他能够感觉得到,那个地方传来一阵强烈的时间法则,还有熟悉的气息。

    那个毁灭法则的气息,毕竟这玩意呆在他的眼窝了里面,也有很长一段时间里,白泽对此自然不会陌生。

    “怎么是将臣独自一个人啊,心愿呢?”
    ♂领♂域♂文♂学♂*♂www.li♂ng♂yu.or♂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