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4章 军粮送到

作品:《大唐第一节度使

    王震明白这一关的重要性,也知道过这一关对于心理和生理的冲击有多大。当天下午,一群公子吐的脸色发白,最后吐出来的水都是绿的。晚上别说吃肉了,带荤腥的都不敢吃。就卢尚武和高得亮这样神经大条的,坐在王震身边看着他们吃香的喝辣的,这才忍不住尝了几口。一斤酒下肚,这才挺过去了。

    “大,大郎,你这厮太坏了。知道我们会这样,提前也不打一声招呼。我去,长了这么大,才知道还能吐出胆汁。娘的,老子亏了,三天都吃不回来。”高得亮喝晕了,絮絮叨叨的埋怨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你们可知,大郎为了你们好。如果以后碰上惨烈的拼杀,你们再也不会收到任何影响。那个时候,谁受影响就一个下场,被对手杀死。”封破虏大大咧咧的喊道。

    “我去,虏虏。你还替大郎说好话。你也有一份。娘的,后晌可难受死我了。”高得亮冲封破虏说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不行就是不行。大郎十三岁就杀过敌人,某十四就开了杀戒。你们多大了!”封破虏大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俩变态!”卢尚武扭过头去,肚里一阵翻涌。娘的,封破虏这破嘴。

    谁知高得亮一听立即扭头过来八卦道:“大郎你吐了多久?”

    “两日!”王震竖起两根手指说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你不行,某才半日。”高得亮彻底喝晕了。你不说你多大了。你二十三了,人家那个时候才十三。可人就是这样,听到别人比自己惨,他就没事了,卢尚武就是这样。

    第二日一早训练继续,上午,王震留下曲环,尉迟鹏,李良炜,宋鑫夺看守望州城。剩下的人再次押解粮草前行。

    王震这次出来的时候粮草多带了一倍。为的就是到时候使用方便。如果后路被断,这里的粮草就是救命的东西。他留下一半,带着另一半向宗州而去。

    来到宗州治所宗居,正好五日。鲜于仲通已经带兵开始攻打下关城了。同时李晖带兵在龙首关也就是上关开始攻城。顿时战火就在南诏的都城太和城四周燃起来了。

    交接了粮草,这才见到了忙碌的郑芳。见到郑芳后,郑芳对王震很满意,提前两日把粮食送到,证明王震是用了心的。

    “前面开打了,你赶紧回去,回去后立即再运一批粮草过来。正好十天,这里的粮草也就用尽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将军多加小心。另外小心北面的敌人。”王震抱拳说道。其实他心里明白,根本等不到十几日。顶多七八日,吐蕃就会出兵。十几日,这里就会被南诏再次占领。如果按照原来的历史,到时候送不送粮草都没事了,因为十几万人们几乎被南诏和吐蕃屠杀干净,跑回去的人很少很少。还送粮给谁吃?

    “好,大郎,好好做。这军功跑不了你的。”郑芳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正要说这事。我的军功不要紧,我的兄弟必须有。回去的时候再说吧,我不好出头,希望将军明白。”王震稍微提了一下,郑芳立即想到是啥意思了。李林甫打压王忠嗣,连累王震。郑芳也不耻这样的人,他笑着说道:“他再霸道也有无可奈何的时候。你立了功,他还能给你抹了?就是杨相也不会答应。别多想,回去吧,我这里忙,就不招待你了,等回去的时候咱们再喝酒唠嗑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我就告辞了。”王震抱拳说道。

    辞别了郑芳,王震带着一队人马向来路而去。晚上,突然王震带着三千人马失踪了。只剩下两千多辅兵回到了望州。同时失踪的还有那群不怕死的公子哥。

    再说鲜于仲通,接到李晖和王天运到达指定位置后,第二日就派人督促阁逻凤交出主犯风伽异。南诏哪里会答应。

    于是,第二日一早,鲜于仲通亲帅五万人马拉开了对下关城的进攻序幕。云梯,攻城锤早已经准备好。这几日的修整可不是一直在休息,主要就是制作云梯等攻城的工具。下关城墙高大,又占据了有利地形。普通的云梯根本用不上。南诏利用西洱河直接做了下关的护城河。因为西洱河水流太极,而且又宽,重型云梯过不去。无奈之下,鲜于仲通付出两个营的代价这才夺下吊桥。大型的工程设备这才推了过去。

    咚咚咚咚~

    紧跟着,在战鼓的催动下,无数的大唐健儿提着盾牌向下关城头冲去。攻城战从一开始就达到了白热化。

    下关城岂能没有准备,滚木雷石,不要命的扔了下来。云梯被砸断,一串串的大唐军卒从四五丈高的云梯上摔下来,生死不知。为了配合攻城,大唐八牛弩开始发威,把城投的南诏军打的抬不起头来,大唐健儿趁机冲上城头。只是南诏军卒在大将军高原盛,许嵩的带领下,誓死抵抗,一次又一次把大唐军卒打退下来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龙首关前,李晖指挥大军也在拼命的攻城。惨烈程度一点也不亚于下关城这里。一日的攻城死伤上千,随着天色擦黑,这才退了下来。随着太阳东升,又一次开始。而此时的王震已经赶到了,洱海东岸的鲁川。

    鲁川镇,背靠六罗山,前面是洱海。是洱海东岸重要的通道和军事重镇。历史上,李晖在龙首关战败,逃至这里,被南诏和吐蕃军追上。一战下来,几乎全军覆没。因此王震第一个要来的地方就是这里。在鲁川镇外,一群士兵正在挖着什么。自从前两日镇子上传来要打仗的消息,能跑的都跑了,跑不了的待在家里,都不敢露头。王震派人接管了这里,为的就是救下李晖的这一队人马。三天后,他们挖好了战壕,陷阱,深坑。王震留下自己兄弟几个带人在这里接应李晖。自己带着一群公子和二百人亲卫再度消失了。

    太和城,阁逻凤已经三日没有睡觉了。眼睛里都是血丝,阁逻凤刚刚打了儿子一巴掌。就因为凤伽异要派人去联络吐蕃人。

    “父王,难道我们只能等死!这一切都是张虔陀的阴谋诡计。可是我们南诏百姓却要承担这些。”凤伽异再次质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做了什么自己知道,还要为父说么?”
    ♂领♂域♂文♂学♂*♂www.li♂ng♂yu.or♂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