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八十八章 思任发赴会

作品:《交趾猛人

    由于思机发在这里,大家都有所收敛,场面一度非常尴尬。

    思机发岂能看不出来,他简单地吃了几口饭,就告辞了。

    待他离开,诚阳子问道:“侯爷。您准备怎么处置他?”

    陈昱笑着说道:“思机发被抓,思任发现在一定是非常抓狂。我们先看看,看看思任发怎么做?咱们不着急,该着急的是他。”

    余庆建议道:“侯爷。不妨咱们那思机发向思任发换一块土地。他一直把思机发当成接班人培养。咱们趁机从麓川那里要一块地,我觉得是没有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余庆之所以这么说,绝不是心血来潮。那是有依据的。

    当年陈昱被大越从谅江府陆那县县令,升为谅山府知府。广西思明府黄家土司的黄天道率兵侵入谅山府烧杀抢掠,无恶不作。当时的谅山卫指挥使阮雄贸然出兵,中了黄天道的埋伏,几乎是全军覆没。

    谅山城岌岌可危,多亏陈昱率领卫队拼死抵抗,这才守住了谅山城。

    接下来,陈昱用计将黄天道擒获。降将班泰建议陈昱让黄天渠用两个土州换回黄天道。陈昱认为这个建议有些大胆,但是没有想到的是,黄天渠竟然答应了。

    这才有了后来张义、陈虎等人奔赴思明府,接下来就发生了许多许多的事情,一直走到了今天。

    但是,此一时彼一时,当时陈昱是大越朝廷任命的官员,说白了,就是为大越朝廷打工的。从黄家土司那里用黄天道换来的那两个土州,那是他的私人财产,与大越一点关系都没有。

    虽然后期大越知道了,但是已经木已成舟。

    现在虽然比那时实力增强了不知多少倍,向麓川思家索要地盘,谁也管不着。但是,麓川位于云南的西南角,与己方最近的思明府也相隔甚远。在那里要一块地盘,没有什么意义。如果是大明江南地区的一个小县,陈昱都觉得还可行。

    于是,陈昱听了,问道:“到时候,派你去,怎么样?”

    余庆当然听出了陈昱说的是反话,他笑着回道:“侯爷。我哪有那个本事。打打杀杀还行,管理一方,还真没这个本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有自知之明,说明脑袋还没有疯掉。”陈昱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诚阳子说道:“索要地盘,是真没什么意思。莫不如要些钱财,稳妥一些。”

    除了地盘之外,最佳的选择就是钱财了。卓不凡、田大牛也是这么认为的。

    陈昱听了,笑着说道:“除了地盘和钱财,其实我们可以要一些其他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但是,陈昱没有说要什么。众人也就没有问。

    第二日,思任发就派人前来谈判。因为昨日思机发被俘的事情,他知道了。原以为陈昱这边会主动来谈,可是等到晚上,也没有等到。思任发救儿心切,只能是派人前来谈判,他的思路是,只要是把思机发放了,什么条件都可以谈,什么条件都可以商量。

    陈昱听说,思任发的人来了,就纷纷白殿斌,思任发如果有诚意,就亲自来谈,否则免谈。

    直接一句话就把思任发的人打发了。

    谈判之人出去后,思任发就在营里等着消息。当他听说谈判之人回来了,还以为进展十分顺利。他对自己的判断还是颇为得意的。

    可是思任发听了谈判之人的话,非常不解。陈昱这么做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手下一听,担心这是陈昱的奸计,目的是趁机将思任发一举拿下,将爷俩扭送给大明方面邀功。

    思任发否定了手下的这个想法。在他看来,陈昱虽然是自己的对手,但是他做事情光明磊落,不是那种阴险狡诈之徒。

    原来,思任发昨日研究了了半天,最后得出的结论是,极有可能会让自己在麓川的地盘上,割一块地盘给他。

    因为当年陈昱利用黄天道从思明府黄家土司那里要了两个土州。这件事西南诸省的有头有脸之人,基本都知道此事。

    所以思任发才有这个想法。他当晚想了半天,最后决定完全可以用地盘来换儿子思机发。只是不知道陈昱的胃口究竟有多大。于是第二日,他就主动派人前来谈判,能早日谈成,就意味着思机发能够早日被放回来。毕竟他是自己的接班人,麓川这块地盘还得有人继承呀。

    可是谈判之人将陈昱的原话带回来后,思任发倒吸一口凉气,莫非陈昱是要让自己前往景东城,用自己的命换思机发的命。他拿自己,前去大明那边邀功。

    众人纷纷劝解思任发,另想他法营救思机发,千万不能前去景东城,中了陈昱的奸计。

    思任发不知道陈昱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对于前往景东城谈判,也是有些担心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他失眠了,一晚没有睡觉。凌晨时分,思任发下了决心,一早就去景东城与陈昱当面谈一谈,哪怕是用自己把思机发换回来,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。

    所以他顶着黑眼圈,不顾身边众人的劝阻,毅然决然地带着八名侍卫,前去景东城与陈昱谈判。

    有人就劝他多带些人马,都被思任发给拒绝了。因为你带八个人和八百人、八千人的效果是一样的。自己是去谈判的,不是去打仗的。

    从这一点来看,思任发还是看得十分明白的。

    当思任发带着人赶到景东城外,报上名号之后,负责守卫的士兵赶忙进城向陈昱禀报。

    陈昱正在与卓不凡、余庆等人商议军事,就问道:“他带了多少人?”

    士兵拱手回道:“禀侯爷。他就带着八名侍卫前来。”

    卓不凡赞叹道:“思任发不愧是个枭雄呀。竟然胆敢带八个人前来。这份气度,卓某佩服。”

    余庆则说道:“他就带着八个人前来,也太不把我们侯爷当回事了。侯爷,咱们必须严惩思任发,一会儿我给他来个下马威。”

    陈昱笑着问道:“你准备怎么做?”

    余庆大咧咧地说道:“我去门口等着他。只要他打过了我,我就让他进。打不过我,对不起,回去把功夫练好了,再来吧。”

    陈昱听了,说道:“那我把思机发和抓获的这些俘虏都跟你吧。他们一天吃喝拉撒耗费挺大。你作为指挥使,每月的俸禄非常多,你就帮我分担分担,一直供到思任发能够打过你,前来谈判为止。你看如何?”

    余庆听了,脑袋嗡的一下,血压直往上升。他忙说道:“这么做,岂不是耽误了侯爷的大事。我看还是算了吧。”

    陈昱也没有理他,起身带着众人前去迎接思任发。

    虽然思任发是叛军首领,但是他敢来谈判,这份勇气,就令人敬佩,所以陈昱才决定前去迎接思任发。
    ♂领♂域♂文♂学♂*♂www.li♂ng♂yu.or♂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