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35章 唯一能配得上寒哥的人(1)

作品:《南风过境乱我心曲

    “难道我说错了么?”姜祈星自嘲反问,“你不就是可怜我么?”

    应寒年硬忍下疼痛,咬着牙上前一把攥过姜祈星的衣领,姜祈星抬起手就要反抗,应寒年瞪他,“你再跟我动一下手试试?”

    明明是他先动的手!

    姜祈星脸色难堪愤怒,却也没有再还手,哪怕过去两年,哪怕心底再受不了,听从应寒年的已经成了他身体的本能反应。应寒年将他的脑袋用力地给按到墓碑前,切切地道,“听好了!我今天当着你父母的面给你讲一次,我不是看不起你把你赶走,我他妈是为了保你这条命!保你这个动不动

    就想死掉陪我的蠢货!我拿你当兄弟,你在这给我脑补些什么乱七八糟的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说着,应寒年一巴掌拍在他的后脑上,气不打一处来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姜祈星被打懵了,额头撞在墓碑上,连痛都是冷冰冰的。

    他满脑子都是那一句,我拿你当兄弟……

    真的么?

    寒哥从不肯轻易说这句话的。

    “我今天要在这骗你一个字,尽管让姜叔半夜来找我算账!”应寒年低吼道,黑眸狠厉地瞪着他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父母为救应咏希而死,姜祈星知道,应寒年绝不会拿这个来开玩笑。

    他正呆着,应寒年又是一掌拍在他的后脑上,姜祈星彻底懵逼了,低着头抬眸呆呆地看向火冒三丈的应寒年。

    “还愣着干什么,中了谁的招,说啊!”

    应寒年瞪他,气得背上更疼了。

    中招?

    姜祈星怔住,再看应寒年呼吸不对劲,背也比平时弯得厉害不禁道,“寒、寒哥,你……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他受伤了。”

    林宜这时走过来,扶住应寒年,担忧地看着他苍白的脸色,又看向姜祈星,“既然拜祭过了,就先回去吧,这里风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姜祈星有些无措,想自己一定是做错了什么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林家别墅,阳光正暖,庭院中花香四溢。

    姜祈星的包被翻开来,笔记本电脑的桌面上收集着大量的新闻资料,全是关于应寒年的。

    桌面背景是大大的两个字赎罪。

    姜祈星一直想向应寒年赎罪。

    里边还有一个文件包,林宜站在书桌旁,将包打开,从里边倒出一堆的照片,全是一些偷拍的,基本都是应寒年的照片。

    有应寒年在下属们面前交待事情的照片,有应寒年和保镖们站在一起的照片,还有林宜在牧家做遗言见证人的照片……

    如果说这些散乱的照片有一个主题的话,那一定是应寒年。

    不对。

    不是应寒年,这些照片都是散发着一个信息,应寒年现在身边的帮手数不胜数。

    林宜把照片递给应寒年,应寒年慵懒地坐在书桌前,一手抵着太阳穴,他没有接过照片,只是搭在林宜纤细的手腕上看了一眼,而后冷冷地看向姜祈星,“照片哪来的?”姜祈星站在那里,低着头,一副认错的态度,“昨天在下飞机后撞到一个记者,那记者掉的,我看到里边都是寒哥的照片就扣下来了,我想应该是对方还没来得及发的新闻

    照片。”

    “那记者长什么样子?”

    应寒年问。

    “不记得了,是个女的,戴鸭舌帽,没看清脸,不过文件包里还有她的工作证,上面有照片。”

    姜祈星到这一刻多少也明白撞的可能是个局。

    林宜扫开面前的一叠照片,从中取出证件,不禁笑了笑,“这证件照是s的,只是糊弄人的。”

    她在朋友圈见过这种s照了,有的人技术狠,能出一个全新的人物出来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闻言,姜祈星的目光一滞。

    林宜又在照片中扫了一番,拿出一张文件纸,上面有潦草的字迹,勉强看得清是份新闻稿,新闻稿的标题是——

    从独自打拼的商界狙击手到万人簇拥的牧家决策人

    底下还有一些文字诸如“应寒年身边无老人,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当初用的人水平低下”、“知人善用、乱事者不用”等。林宜翻了一下,有些无可奈何地看向姜祈星,“难怪你会中招,这里的照片和文字全是带有暗示性的,加上又发现我原来暗中出现在牧家的照片后,难免会胡思乱想,认为

    我是被假放弃,而你是被真放弃了。”

    姜祈星本就一直耿耿于怀,加上这些暗示性极重的照片和文字,难免会脑补出一个自己被厌弃的故事。

    然后一回家,又撞上他们和何耀开开心心地庆祝,何耀还说什么左膀右臂之类的话,姜祈星就更加相信自己所猜的一切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姜祈星沉默地站里,脸上越发难堪。

    他真的纯粹以为自己撞了个记者,捡到些东西而已。

    “你还为他说话?”应寒年不悦地睨一眼林宜,“被人算计都不知道,白跟我这么多年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姜祈星恨不得把自己埋进地板里去。

    林宜站在一旁,看着一张张照片,“可是谁会算计姜祈星呢,为什么要算计?从结果来看,就算姜祈星误解,你们闹个不欢而散,也不见得对谁有利。”

    做这种事会不会太无聊了?

    “怎么无利?要是能拉拢到一个跟我从小一起长大的人,比从我这边挖走一个秘书部都有用。”

    应寒年冷冷地道。

    原来如此,如果今天两人真的闹翻了,姜祈星心中不平忿忿,那么下一步就有人会去挖姜祈星。

    再下一步,就会用姜祈星对付应寒年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!”姜祈星想都不想地道,“我绝不会背叛寒哥!”

    就算他再受不了,也不会做出这种事来。

    “人家能算计到你第一步,就能算计到你后面的每一步。”

    应寒年冷声道。

    当他认为两人有嫌隙之后,后面他只会被人牵着鼻子走,被算计得将所有的负面情绪无限放大,到时再做出什么反目成仇的事也就顺理成章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姜祈星低着头站在那里不说话了,他真的不知道时隔两年,会有人跑到他这里来算计。
    ♂领♂域♂文♂学♂*♂www.li♂ng♂yu.or♂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