番外十三、三千世界·回地球外(三)

作品:《见鬼女主播

    我又该何去何从?

    其实,我虽然有着本体的所有记忆,但对唐明黎和尹晟尧并没有多深的感情,听说他离开了,也不过是稍微失落了一下而已。

    那些感情,本来就不属于我啊。

    “师父。”李木子小心翼翼地问我:“你今后有什么打算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我正要开口,忽然天空中一声惊雷。

    我们三人都浑身一震。

    此时的山城市,天空中乌云压城,雷声滚滚,一派末世般的恐怖景象,大风席卷了整个城市,将闹市区的大树都掀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是劫云!”李木子惊呼一声,道:“我的飞升雷劫要来了?”

    向东阳摇了摇头,道:“不,那是师父的雷劫。”

    李木子更加惊讶,道:“师父的分身……也达到了神级巅峰,可以飞升了?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虽然是本体分裂出来的,但和本体还有联系,我的修为会随着本体的增长而增加。现在的本体,修为应该很高了吧。”

    说罢,我纵身而起,朝着那重重叠叠的劫云飞了过去,第一道劫雷也随之落下,重重地打在了我的身上。

    九重劫雷虽然很强,但我轻轻松松就撑过去了。

    我现在的实力,应该不仅仅是神级巅峰了,至少应该是仙人级别,而本体,想来应该突破了天仙吧。

    九重雷劫之后,一道白光从天而降,落在了我的身上,这就是大名鼎鼎的接引之光,我缓缓朝着天空飞去,低头朝下望了一眼,山城市的人们都跑出来看我飞升,一时间万人空巷。

    “又有人飞升啦?咱们山城市真是个风水宝地呢,这一二十年,飞升的人真多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啊,住在山城市里,连命都要比别的地方活得长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咱们山城市的高寿老人真多,最长寿的普通人快一百一十五岁了吧。”

    最后,我看向那两个为我送行的弟子,朝他们挥了挥手,木子也快要飞升了,我会在天界等着他们。

    世界忽然变成了全白,我闭上了眼睛,不知道过了多久,忽然从一汪白色的池子中浮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低头看了看那池子,里面的水全是白色的,还冒着缕缕的白烟。

    这就是传说中大名鼎鼎的飞升池!

    “君瑶,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我回过头,看见一个穿着朴素的青色长袍的男人站在飞升池边。

    “师父!”我连忙上前见礼,他摇了摇头,道,“不必多礼了。”

    我犹豫了一下,说:“师父,我只是个分身,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能够做您的弟子……”

    天帝笑了,道:“你就是元君瑶,元君瑶就是你,本就是我的弟子,还分什么本体、分身?”

    我想了想,说:“本体还活着,总要区分我们俩才行,师父,我打算改一个名字,求师父赐名。”

    天帝沉吟了片刻,说:“也好,这样吧,我就赐你一个名字,就叫元君琳吧,琳,也是美玉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我满脸高兴,朝着他行了一礼,道:“君琳参见师父。”

    他微笑着将我搀扶了起来,道:“走吧,君琳,我给你准备了一处洞府,你去看看,缺什么尽管和师父说。”

    我奇道:“师父,您知道我要飞升了?”

    天帝笑道:“为师之前卜了一卦,算到你要飞升成仙了,便先一步准备妥当。”

    我兴奋地说:“多谢师父。”

    在师父的带领下,我来到了那座洞府。

    这座洞府离凌霄殿很近,在一座神山之上,那神山上还居住了好几位仙人,都是无极大罗金仙,师父为我一一介绍了那些仙人,他们对我都很客气。

    走进这座洞府,里面的陈设很朴素,但是十分雅致,该有的东西应有尽有,灵植放了整整一屋子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天帝问我,“喜不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喜欢。”我点头道,“谢谢师父!只是……让您破费了。”

    天帝笑道:“你是我的弟子,就如同我的儿女晚辈一般,我自然要给你最好的。”

    他与我喝了一杯茶,便回了凌霄殿,我坐在蒲团上,望着窗外的云卷云舒,心中还是有些怅惘。

    其实我知道,师父对我的感情,其实是因为对本体的歉疚。

    这一切,其实都不是我的。

    虽然明明知道的,可是心里还是很难过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忽然外面有人敲门,我打开一看,愣住了。

    居然是上官允。

    他也已经飞升了,此时的他,穿一身黑袍,头发也留长了,披散在脑后,让他更加的仙风道骨。

    “上官……”我话还没有说完,他忽然张开双手,一把将我抱进了怀中。

    我脑中有些发懵,他却抱得很紧,紧得就想要把我揉进身体之中。

    “君瑶,时隔三十多年,我终于又见到你了。”他的声音里充满了浓郁的情感。

    兴奋、愉悦、难过、悲伤、不舍。

    仿佛他所有的情感都在这一刻迸发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弄错了。”我轻轻推开他,说,“上官……先生,我叫元君琳,不叫元君瑶,她是本体,而我是分身。”

    “不,你就是她。”上官允固执地说,“分身也是她!”

    我没有跟他争执,说:“你来找我……就是为了说这个吗?”

    他张了张嘴,却有些迷茫。

    他只是一听说我飞升了,就激动地赶来见我,至于见到我之后要说些什么,做些什么,却没有想好。

    我笑了笑,道:“等你想好了再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爱着唐明黎和尹晟尧吗?”他忽然问。

    我愣了一下,道:“他们是本体的,我不爱他们,也不该爱。”

    上官允眼睛一亮,说:“那……我有机会吗?”

    我犹豫了一下,说:“上官先生,我才刚醒来没有多久,暂时还不想去思考那些东西,希望你能够体谅。”

    他沉默了片刻,道:“我……有机会吗?”

    我有些纠结沉默了好一阵,才开口道:“上官先生,请回吧。”

    虽然我没有正面回答,但已经给出了答案。

    他的脸上染上了一层寒霜,在我身后道:“君……君琳,我不会放弃的,总有一天,我会让你心甘情愿和我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我关上了洞府的房门,心中是一团乱麻。

    给自己倒了一杯茶,还没来得及喝,敲门声又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次,竟然是一个仙女。

    我愣了一下,觉得这位仙女很眼熟。

    “您是……”我仔细想了想,恍然大悟,“您是南溟夫人?”

    那位仙女雍容华贵,身上虽然只穿了一件朴素的蓝色长袍,上面只有淡淡的暗花,除此之外没有任何花纹,头上也只是简单绾了一个发髻,插了一支水晶发钗,简单得和到处金碧辉煌的天界有些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但是,她身上的光彩,却让人目眩神迷。

    她就是和凝的妻子——南溟夫人!

    和凝曾用秘法在火焰之中寻找她的踪迹,我就在那团火中见过她的容貌,一见就忘不了。

    她……也是我的祖先。

    我连忙见礼,被她拦住了,道:“姑娘,咱们就不要行这些虚礼了,请我进去喝一杯茶吧。”

    我连忙侧身让开,将她请进来,又朝着外面望了望,奇怪地问:“和凝呢?”

    南溟夫人在罗汉床上坐了,我连忙为她倒上了一杯灵茶,她一边品茗一边说:“和凝……他应该很恨我吧。”

    我忍不住问:“夫人,说起来,我也算是你们的后代,当年……你们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南溟夫人沉默了片刻,说:“当年,我做了一个选择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选择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选他,还是选我的儿子。”南溟夫人的脸色很平静,就像在讲别人的故事,“其实,我们这一族,和神族的属性是相克的,我们结为夫妻没有关系,但不该生下后代。那个时候,我们并不知道,我儿子出生后,我渐渐发现,他得了一种怪病,那种病会要了他的命。”

    “我回到了族中,找到了长老,当年我和和凝成亲之时,长老就劝阻过我,不过我没有听。”

    “他告诉我,他有个方子,能够治好我儿子的病,但是儿子不能再与父亲见面,一旦他们隔得近了,儿子的怪病就会复发,到时候神仙难救。”

    我更加不明白了,道:“那您为什么不告诉和凝真相呢?”

    “告诉了他,他会更加痛苦。”南溟夫人道,“我宁愿他以为我变了心,也不愿意他内疚伤心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我无言。

    沉默了一阵,我说:“既然您打算瞒他一辈子,为什么要告诉我呢?”

    她抬起眼睑,深深地望着我,说:“因为你是我的后代,你有权知道真相。”

    她顿了顿,看向窗外,道:“三十年前他来找我,我说是我变了心,他大为震怒,拂袖而去,不知去了何方,也好,这次,他总该死心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她喝尽了杯中的残茶,起身笑道:“这个秘密在我心中存了这么久,现在终于轻松了。”

    我将她送到门口,见她落寞的背影,心中不知为何竟有些隐隐作痛。

    和凝一直想问她,她到底爱不爱他。

    这一刻,我终于知道,她爱他极深。

    深到愿意永远背负这一切。

    这就是爱情啊,我的本体——元君瑶,不就愿意为了东岳远走他乡吗?

    我正要缓缓关上门,却突然听到一声惊喜的大叫:“姐姐!”

    我一怔,抬眼望去,很多人驾着云彩朝我的洞府飞来,一个个都兴高采烈。

    沈安毅、姬飞星、白宁清、皇甫莲华、窦麟、黄山君、九灵子、黄卢子、云霞仙子……

    至少,我还有这么多至亲好友。

    对我来说,这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我将洞门大开,脸上带着和熙的微笑,说:“你们来得正好,炉子上煮着的茶,已经好了。”

    全文完
    ♂领♂域♂文♂学♂*♂www.li♂ng♂yu.or♂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