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第9章 留学生活

作品:《秦少注意,豪门千金回来了

    纪泠珏飞快收起自己惊异的目光,换上一抹笑容,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既来之则安之,“没想到LEE你的后妈这么年轻漂亮。”

    LEE吹了吹口哨,似乎还挺自豪,“偷偷告诉你,她其实都过了四十五岁了!”

    听见LEE的话,JANE这才嗔怒地拉了一下LEE的衣服,“说什么呢臭小子。”

    转而笑着看了一眼纪泠珏没说话,只是拉着旁边自己的老公,竟然有些撒娇,“亲爱的,我看上去老了吗?”

    男人悠然一笑,“不,亲爱的,你依旧年轻漂亮,是LEE这个臭小子不会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你最会说话。”

    两人交换了一个没有任何旖旎意味的吻。

    纪泠珏早已看得见怪不怪。这要是在华国,少不得引来多少人侧目。

    一家人其乐融融,男人似乎因为妻子JANE的好心情也跟着心情好了许多,连带着原本有些严肃的面庞顿时和蔼了几分,“听说LEE去华国留学的时候你对他很照顾,今天晚上我们家请客,你别客气,美丽的小姑娘。”

    LEE介绍过后纪泠珏才知道,原来男人叫奥古斯汀,实在是很有些渊源的霸气名字。

    LEE称呼自己的父亲为爸爸,但是叫后妈却用着名字,反而更显得亲昵。

    LEE的弟弟妹妹教养极好,虽然对纪泠珏十分好奇,却并没有出口问些什么失礼的问题,只是在父亲奥古斯汀的管教下乖乖吃饭。

    纪泠珏悄声问LEE,“你可没说过你后妈是华国人。”

    那标准的瓜子脸和黑瞳仁,她不会看错。

    LEE一愣,“我以为我说过了,你们长得很像,也许祖先是同一个人也说不定。”

    纪泠珏失笑地摇摇头,“巧合而已。”

    纪泠珏的目光再度飘向了JANE,JANE看到纪泠珏在看她,回执一笑,雅致温良。

    纪泠珏心跳漏了一拍,觉得这位叫做JANE的女人给自己的感觉十分的亲切。

    只是JANE对纪泠珏的兴趣似乎全都来自于LEE身上,“纪小姐和LEE是在学校里认识的吗?”

    “那边的院长让她帮我补习古文来着,JANE,我以前还以为你的古文最好,没想到纪泠珏的古文也非常棒!”

    纪泠珏顿了顿,谦虚道,“我还是个大学生,阿姨的学识只怕比我渊博不知多少倍。”

    JANE祥和一笑,“我自小都喜欢看些书罢了,有机会来我们家里,藏书倒是许多。”

    纪泠珏一边摩挲着日式茶杯,一边不动声色地笑问,“阿姨是从小就移民来这边了吗?”

    JANE略微顿了顿,“太久以前的事情记不清了,不过我很多年没有回祖国了,有机会还是很想回去看看,你说呢,亲爱的?”

    奥古斯汀古井无波的湖蓝色眸子看了一眼纪泠珏,转而笑着对JANE,“嗯,等你身体好一些,我就带你去。”

    JANE竟然还像个小女人一般撅了嘴,“你每次都这么说。”

    奥古斯汀又亲了一下JANE的脸颊,“所以你要乖乖听话。”

    没想到JANE竟然真如小女人一般,乖顺地点点头,笑得格外开心。

    纪泠珏有些触动,感慨了一句,“LEE,你父母感情真好——”

    LEE还挺自豪,“那是,虽然是后妈,但是我从小就没见过我的亲生母亲,他们都对我挺好的,哦对了,这些是我的弟弟妹妹们,都很乖吧?”

    纪泠珏点了点头,这几个漂亮的蓝眼睛小孩儿一直叽叽喳喳说着悄悄话,虽然偶尔带着好奇的目光看她,但是看得出来毫无恶意,只是内心有些好奇,几个孩子长得不像父亲也不像母亲。

    “纪小姐要在这边交换多久?以后可以常来找我或者LEE玩,我们家还养了金毛,它很乖,我猜测你一定会喜欢的。”

    JANE看纪泠珏的眼神是前所未有的温柔。

    连她自己也觉得有些神奇,“亲爱的,不知道为什么,我觉得这位纪小姐特别亲切呢。你不介意我邀请她到我们家里来吧?”

    奥古斯汀摇了摇头,“当然不介意。LEE的朋友就是我们的朋友,对吗。”

    纪泠珏看了看自己面前放着的名贵海鲜和鱼子酱,颇有些感慨LEE竟然是个富得流油的富家子弟,太低调了,难怪没看出来。

    饭后。

    “纪小姐,我让人送你回去吧,我有点事要和LEE交代一下,他可能就不太方便了。”

    奥古斯汀略微歉意地说明情况。

    纪泠珏当然不介意,LEE的车技虽好,但车速过快她实在是有些消受不起。

    LEE倒是好奇,看着纪泠珏被奥古斯汀的助手送出去,满脸困惑,“亲爱的爸爸,你要跟我说什么?”

    奥古斯汀让JANE带着孩子们先去车里等他,他一边走一边问LEE,“这位纪小姐的来历,你清楚吗?”

    LEE还以为是什么大事,松了一口气,“当然,纪是个孤儿,她养父刚刚去世,亲生父亲好像也跟她没什么关系了,可能是为了躲避那边的一些人和事所以过来读书吧。我亲爱的父亲,她不是坏人,相信我!”

    奥古斯汀长了老茧的手掌在儿子额前微微一摁,揉乱了他的小短毛,“我当然相信她不是有目的地接近你,既然你觉得没问题,那就暂且这样吧。”

    LEE耸了耸肩,觉得父亲真是杞人忧天。

    奥古斯汀的眼中却划过了一丝不安,因为纪泠珏和JANE长得实在太像了。

    纪泠珏在米国留学的日子并没有因为这里没人认识她而平稳低调,反而因为有了LEE这个爱出风头甚至不介意被围观的大男孩儿常常围着她转,校园的情况一点都不比菁市大学乐观。

    即便外语不是她的母语,她多少也能听懂某些女学生口中那些骂人的俚语。

    “这个华国女孩儿什么人?怎么LEE天天围着她转?还接她放学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呢,就像是凭空冒出来的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就因为她长得好看,所以LEE就被征服了?”

    校园里的女孩子们的窃窃私语,丝毫没有影响纪泠珏清心寡欲学习的心情,甚至她觉得根本没有时间理会。

    即使在米国,她也要抽时间练习画画,定期发一些成品的设计稿给纪明嫣,然后定期观察【离缚】的经营情况,甚至因为自己所在地的转移,社交号【新绛色】的更新地点也变成了米国。

    倒是让原来的粉丝大饱眼福——外国名校高材生诶,太励志了吧?先是在华国赫赫有名的菁市大学,现在到了米国的排名前十的名校,到底怎么做到的啊?

    纪泠珏和LEE一家人倒是关系不错,尤其是和JANE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没有学过画画吗?”JANE很吃惊纪泠珏对于珠宝的设计和色彩的调配搭配。

    十分有天赋,而且她的色彩感极好,不论是画的风景还是设计,风格极为鲜明,色彩的搭配总是给人一种眼前一亮的舒适感。

    纪泠珏摇了摇头,“我从大学才开始正式画画,和一位教授学过半年的基础素描。”

    说起来关壁扬和林思翔应该也在米国,只是纪泠珏并不想打扰师父和师母,也就没有多问。

    JANE很惊喜,“那你真是太有天赋了,我从小学习画画,才画出现在的这些作品,如果你有时间,我们可以一起画——”

    JANE是家庭主妇,虽说是家庭主妇,其实更像是奥古斯汀养在古堡里的公主。

    没错,LEE家竟然是一座城堡,纪泠珏初次去的时候还是小小的吃惊了一下。

    JANE似乎什么都不用做,也不爱出门,在家无非是弹琴画画写字,平层一百平的书房都是奥古斯汀给她建造的,看得出来,丈夫十分爱她。

    纪泠珏倒是盯着JANE的画作,佩服不已,“您说笑了,我在学校旁边的美术展览馆还见过您的作品,我这些不过是商业化的设计罢了,如果您愿意指导我的话,是我的荣幸。”

    JANE不愧是有三四十年画功根基的人,随手一副草坪遛狗的画面都能画得极为柔美祥和,偏偏狗狗的线条又画得棱角分明,透视和细节处都处理得近乎完美。

    “是我们家LEE承蒙你的照顾了,他很出风头,在学校没有给你添麻烦吧?”

    JANE提起LEE,笑得更加温柔。

    纪泠珏噗嗤一笑,“谈不上麻烦,但的确有女人的地方就有是非罢了,我倒是无所谓。”

    她忙着学业,还要打理离缚的事情,离缚现在发展势头正好,根本腾不出手来理会那些无关紧要的人和事。

    “是呢,你真的是太可爱了。”JANE忍不住亲了一下纪泠珏的脸颊。

    原本就喜欢这位小姑娘得很,没想到年纪轻轻却是少年老成,尤其是听说纪泠珏没有母亲,一时间母爱泛滥,更是怜爱她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有喜欢的人吗?”JANE一边摸着金毛的毛问她。

    纪泠珏呼吸顿了顿,脑中闪过一个男人冷峻的侧颜,淡笑说,“……有。”

    JANE有些遗憾,“那真是可惜,我觉得我们家LEE很不错呢,不过你既然有喜欢的人,那就算了,那个人在华国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嗯。”

    “有机会我也想去看看呢。是什么样的男孩子能吸引到你。”

    纪泠珏忍不住笑了笑,那人大了她七八岁呢,“……是个老男人了。”

    JANE也不多问。

    夕阳西下,余晖洒在城堡的草坪上,两人一狗惬意非凡。

    奥古斯汀看着两人如出一辙的脸庞,却是眉头深深皱起。

    米国的生活节奏极快,纪泠珏不仅兼顾学业事业,所有的业余时间几乎都花在了LEE家,无他,JANE的小女儿特别喜欢她,想要她教她中文,纪泠珏想和JANE学画画,便答应了。

    两年的时间飞速地过去,纪泠珏却觉得不过才一晃眼而已。

    “毕业了……”她失神地看着手里的成绩单,虽然不算全校拔尖,却已经是留学生里独一份的高分,学分自然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只是这怅然若失的感觉,让她心口有些发闷。

    “你要走了吗?”奥古斯汀一家人恋恋不舍地看着纪泠珏。

    纪泠珏点了点头,“我还要回菁市大学换学分,拿毕业证和学位证。”

    如果可以的话,她预备继续读研。

    “纪,你就这么走了吗?我可是追了你两年,你一点都不对我心动吗?”LEE做出一副伤心欲绝的样子。

    纪泠珏笑着给了他胸口一拳,“你敢发誓你是在追我而不是靠我挡掉你的那些烂桃花?”

    LEE眨眨眼,不否认。

    JANE则是依依不舍,她甚至红了眼眶,“就不能留下来吗?你可以搬来我们家住,我和几个孩子都太喜欢你了。”

    奥古斯汀古怪地看着JANE,欲言又止,他怕生的老婆可从来没有对任何一个外人这么亲切过。

    纪泠珏拉了拉JANE的手,四十多岁的女人撒起娇来却像个少女一般纯真,“抱歉啦,我回国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,有机会的话,来菁市找我?”

    JANE狠狠地点了点头,拉着自己的老公,“亲爱的,你的工作不忙了吧?要不我们这次假期就带着孩子们去华国看看?”

    奥古斯汀沉默了一会儿,竟然破天荒地说了句,“……好。”

    纪泠珏愣了愣,随即几人拥抱着笑了起来,真好,感觉就像是拥有了家人一样。
    ♂领♂域♂文♂学♂*♂www.li♂ng♂yu.or♂g